Running Towards a Joyous 2018

27-12-2017 星期三 

2017年的最后一跑,回顾年初开始慢慢的起步,一步一步跑来,从开始的楼下小小两圈,到今天岁末的9.37公里,成绩超出我预期的优越,没想到我在56岁之年还能够跑出9.37公里的路程,这样的成绩是我年轻时候所未曾有过的。

展望来临的2018, 不敢奢望,只求一个星期跑一次10公里,并能够参加本国举行的十公里跑步大会。如果经济情况允许,希望更有可能去槟城参加槟威大桥跑步大会,去台湾参加任何一个的台湾路跑活动,感受出国跑步的体验。

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2020年再回到夏威夷参加我三十年前曾经参与跑过的 The Great Aloha Run.

2018 New Year Resolution, step by step, running towards a wonderful old age life.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看玉洲嫁女儿的心情感想

参加玉洲嫁女儿的婚礼,有感慨。

才觉得女儿刚刚出世,才刚刚捉住她的小手牵她走出她人生的第一步,明明才刚刚陪她上小学一年级,昨天才刚刚参加她的毕业典礼,这些的这些,都像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怎么这么快女儿就要出嫁了。

女儿出嫁,为人父母都有一些矛盾。嫁出去,就是长大成人离开父母自组家庭。孩子离开父母,内心总是不舍。可是到了适婚年龄还没出嫁,却又担心女儿的终身大事。不过想想,女儿嫁出去总比没嫁来得好,有一个人陪她一起走过下半辈子,有自己的家庭,为人父母时间到也可以安心离世。

可是,嫁了,又担心女儿是否嫁得如意郎君,是否会给她呵护,为她带来终身幸福。如果万一她的夫君对她不忠劈腿,如果她的婚姻不美满那怎么办 。。。?

孩子长大,父母还是不放心,总是有担心不完的事,或许就是为人父母的责任感。

女儿出嫁,要亲自把女儿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上,牵着两个人的手,内心有说不完的祝福。

想起老友李亮嫁女儿的婚宴当晚,他女儿在晚宴中谈到她父亲在她成长过程中的点滴,我这老朋友竟然感动的强忍老泪。

看玉洲嫁女儿,仪式中有许多是做父母必须参与的,玉洲似乎都应对自如,脸上充满了喜悦的笑容,没有一丝的伤感。老同学美玲和美心一直追问玉洲说有没有流下嫁女儿的眼泪,玉洲重复回说女儿嫁了之后还是一样会住在家里,没差。可是,我却依稀感受到玉洲在招待亲友时的心不在焉,力不从心。内心的复杂我能感受,也能体会。

时间过的很快,我的女儿也已长大成人,她会不会在一两年内出嫁,而她出嫁时我的心情又将会是如何?

天下父母心吧!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13-06-2017 星期二 《晨運》

今天原本只是打算到公园把身体晒黑,可是,想说如果只是晒太阳没运动也不会流汗,不是浪费时间?

结果,决定再来个慢步跑。连续两天慢跑,这还是头一遭。

昨天刚刚跑过,今天再跑,以为双腿会疲劳,所以一开始就放慢脚步,甚至全程都是慢慢跑,不疾不徐,结果还是跑完了全程,而时间也只不过比昨天慢了一分二十秒。

今天艳阳高照,热气逼人,连续第二天的跑步还能够跑完全程,很有成就感。

不求速度,只求完成,加油!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OBike

近来出现很多共享脚踏车胡乱停放的问题,到底这样的乱象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重拾慢步跑运动

12-06-2017 星期一 

今早又再到碧山宏茂桥公园慢跑,轻易跑完全程4.44公里,耗时32:28分钟,成绩算是理想。

我的体能向来都不好,从小到老都不喜欢运动,当兵的时候体能测验都是刚刚好及格,国民服役的两年半岁月都是混过去的。

老来怕病,乘病况尚轻微赶紧听医生的劝告,开始养成慢步跑的习惯,让身体肌肉结实有力。

我不求快速的成绩,只希望每一次都能跑完全程,愿望是在2018年能够跑完五公里的路程。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祝您身体健康

上个星期去公司,在公司门外转角处远远看到 Desmond 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背影正慢慢一步一步走向厕所,见到这一幕我心头为之一震,心里暗忖怎么 Desmond 的脚疾变得如此严重。为了不要让他因为行动缓慢引起尴尬,我在他后面不敢惊动他,静静目送他肥胖的背影在走廊转角处缓慢消失。

知道他刚好在上厕所,我便特地改到楼下喝一杯咖啡等他上完厕所回到办公桌再来找他。

回到公司刚好看到 Desmond 坐在办公椅子拿着杯子正在饮水机装热水泡茶。饮水机就在他的办公桌旁,可他不是走去饮水机,而是坐在办公椅上滑着椅子过去装水。我看到这一幕明白他可能因为脚痛的关系所以走路有问题,可是,他却不以为意的看到我就马上若无其事的聊起其他话题,我很肯定他不想让人看到他行动不便的样子。

或许他有他的顾虑。

如果让同事看到他行动缓慢的健康问题,恐怕同事会认为他的健康亮起红灯无法继续胜任工作,他不想让同事分担他的工作造成同事的困扰。

他不想让同事导游知道后担心他的健康问题,或许这是任何人都有的一点自尊。

那天之后我确实担心他的健康。

他怎么了?我应该主动慰问关心他吗?

和他同事多年,至少都有十年以上了。他从刚刚开始进入公司适应新环境的新人到现在的老经验稳扎稳打的老鸟,我和他在工作上越来越有默契也曾经在工作上得到过他不少的关照。这么好的多年同事当然不舍他长期在高压精神工作环境下健康受损,希望他也能在适当的时候光荣退下在家享清福,可是,就是有那一点的不舍。

当然,希望他的脚疾是短暂的,衷心希望他接受治疗之后马上恢复神勇状态再替我们犯的错遮挡子弹。更重要的是,我们台湾导游同事今年的团圆饭还需要他的安排才有着落啊!

老大,今年的公司团圆晚宴要在哪里举行啊?

老大,祝您身体健康!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16-01-2016 联合早报 《政府将着手探讨政治制度更新》

陈庆炎总统在为第13届国会主持开幕并代表政府发表施政方针时透露政府将着手探讨政治制度的更新,这一点让我感到不安…

Source: 16-01-2016 联合早报 《政府将着手探讨政治制度更新》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16-01-2016 联合早报 《政府将着手探讨政治制度更新》

IMG_20160116_172902_HDR_1452936572263

陈庆炎总统在为第13届国会主持开幕并代表政府发表施政方针时透露政府将着手探讨政治制度的更新,这一点让我感到不安。

陈总统并没有进一步说明什么是“政治制度的更新”,但是,我担心的就是接下来最迟将会在明年举行的总统选举,或许总统所说的政治制度更新就是新的总统选举的方式。毕竟,上一次的总统选举陈总统以极小的差距险胜对手陈清木医生,如果不对总统选举制度做出更改,选出的下一届总统极有可能与政府属意的人选不一样,到时,恐怕执政党在推行政策时遭受民选总统的质疑,或许是执政党所不愿意见到的。因此,执政党政府更改政治制度就显得有防范的必要了。

我只是一介草民,不知道更新政治制度应该如何进行,但是我希望任何政治制度的更新都能够对各政党保持公正与平等,执政党政府不应该乘机借用制度的更新削弱在野党的生存能力。

更新政治制度需要国会通过,目前执政党占据大多数的国会议席,看来政治制度的更新应该很容易就会被通过,在国会占有仅仅六席的工人党应该也没有反对的能力。

不过,我希望就算工人党无力阻止政治制度的更新,也应该就自己的反对理由加以极力陈述,极力让国民了解政治制度更新背后的另一层意义,决不能让更新政治制度的条款轻易在国会通过。

联合早报今天在头版的大标题:总统发表政府施政方针,与民共建美好新加坡。我觉得新一届政府如果真有心与民共建美好新加坡,应该好好的与国会的反对党合作,不要再一直寻求机会修理反对党了。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Site Settings ‹ jackchiablog — WordPress.com

via Site Settings ‹ jackchiablog — WordPress.com.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开学了!

友人从北马传来照片,他的小女儿今天小学一年级开学,为人父的友人特地陪女儿到学校,并为女儿拍下人生中重要里程碑的照片。

从照片摄影的角度来看,第一张照片应该是做爸爸的在课室的窗外按下照相机的快门,第二张照片则应该是在替女儿找到桌位坐下来后要离开之际拍的。

照片中的小女孩一脸从容,淡定的神情与身边其他同学焦虑不安的表情来看,我觉得这个小女孩比她的实际年龄来得成熟,具有大将之风,讨人喜爱。

反而是拍这张照片的爸爸在照片中流露出几许欲走还留的不舍,父爱满溢。

天下父母心,想当年我女儿上学的第一天我也是有这种复杂的心情,如今回想,满是温馨,也因此第一时间看到这张照片时,感受到父爱的喜悦。

孩子的每一个成长过程都是重要的,身为父母的我们如果在每一个过程都能够陪伴在侧,给他们予以鼓励,给予信心,为亲子关系打下坚实的基础,孩子必能带着自信与爱心稳健的茁壮成长。

开学了,愿天下父母都能够陪伴第一天上学的孩子,陪他们迈开人生重要一步,步步走向锦绣前程。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